不务正业bjd娃娘,家养三只老四孕期
沉迷刀男深爱平安老刀
本命三条、源氏、古备前
大爱小狐三日、石青、髭膝
狂雷三日鹤
阴阳师本命一目连,杂食
主黑白、舅晴、荒水仙、晴明水仙、博晴
雷所有和一目连相关的cp
我不管我不管连连是我的
自嗨的时候是话痨,在人群里是个交障
最后,三日月宗近的女人绝不认输

【舅晴】那人不在了的某个日子

  很多年以后,当葛叶在晴明的小屋里再次遇到玉藻前,玉藻前已经不是那只和她无话不说的狐狸了。
  她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些日子里,你……还好么?”
  玉藻前最初只是木讷的坐在那里,折扇机械似的敲打着手心,这动作像极了那人曾经的模样。当他意识到葛叶在等待他的回答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停下手里的动作,打开折扇遮住了没有面具的下半张脸。
  “有什么不好的,只不过是相同的痛再经历一次罢了……”语气是充满虚伪和掩饰的漫不经心,但是说到后面,玉藻前的声音变的渐渐模糊不清,在某些不可控的、强烈的、令他痛彻心扉的情绪催化下,最后完全被喉咙深处的哽咽代替了。
  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九尾狐妖,在故人遗留的小屋中、在旧友的面前、躲在面具和折扇的双重遮挡后压抑着自己低声抽泣。
  “葛叶,葛叶,你知道么,你真的……好像他……”

评论
热度(1)

© 花与红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