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娃娘一只,沉迷刀男深爱平安老刀
就这样丧心病狂直到世界末日

【编外剧情】我的花园中曾经种着毒花与香料

练笔,检验一下自己现在文笔到底渣成什么样子,也算是纪念彻底种草鬼契家的三分妹子迷迭。
这个讲故事的节奏烂的也是没谁了。
百合向。
编外剧情向,非家族剧情。
我:df-h叔叔凌风(感觉诺曼不太适合这个角色所以就让凌风来打这个酱油好了)
罂粟:鬼契大女罂粟
迷迭:鬼契三分迷迭
编外里已经种草两个三分妹子(rd茱莉亚和鬼契迷迭),肿么办_(:з)∠)_
 
 

  位于我家后院的那个花园里曾经种满了罂粟,那是从我曾祖那代开始一代一代传给我的。在我还小的时候,经常能听到生长在花匠世家老人们谈论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那片美丽的毒花出现在话题中的时候往往会伴随着老人们的叹息。
  “这种花啊,快绝种了吧。唉,错的明明是人,可为什么要为难花花草草呢?”
  经过几代人的悉心照顾,到了我这一代接手花田的第一年,那片罂粟开的前所未有的茂盛,却也因此险些吸引来了缉毒的警察,最后不得不被拔去了一半。
  空出来的那半花园被种上了迷迭——那是妻子喜欢的花朵,也是在那一年,我遇见了那两个以花命名的少女。
  首先是罂粟,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我毁掉那半园毒花的时候。身着哥特风格黑色短裙的她静静地站在完好的那半边花丛里,轻轻闭上的嘴唇红的滴血充满诱惑,而那双盯着我的蓝眼睛里却没有一丝波澜。
  若不是妻子刚好从她身上穿过,我恐怕会认为那是一个真实的女孩。
  所以当迷迭被种植一个月后、也是我第一次看见迷迭——那个出现在迷迭田中的少女时,我并没过多的感到惊讶。
  在这一个月里,罂粟花疯狂的生长,试图夺回曾经属于自己的领地,而新生的迷迭也不甘示弱,虽然被打压的有些不精神,但是依旧不肯退后半步。
  再后来,迷迭便现形了。
  见到新邻居的罂粟没有多余的反应,只是用空洞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正歪着头打量她的迷迭,就在我开始因为太过凝固的气氛而为她们两个担心的时候,看上去较为娇小乖巧也更柔弱的迷迭突然向前一步,然后对着罂粟鞠了一躬。
  罂粟愣了一下,蓝色的眼睛迷离的看着迷迭的方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后,她对迷迭点了点头,幅度不大,但是足以表达出她的意思。
  从那天起,罂粟花不再具有攻击性的试图强行夺回失去的那一半花园,而迷迭也因为有了足够的空间开始逐渐适应、慢慢成长。
  在我看见的她们第二次见面,也是她们最后一次相见。
  惊雷劈倒了枯木,那颗百年老树就这样带着灼热的火焰倒在了暴风雨到来之前,火势迅速蔓延,很快便窜进了花园烧向了迷迭的方向。当时我带着妻子和孩子以及家里养的宠物们准备在暴风雨到来之前赶快找个地方躲避一下凶猛的火势,临走前,我回头看了一眼即将毁于火灾的花园,发现迷迭和烈火之间多出了一个人影。
  是罂粟,她张开手臂挡在迷迭和火焰之间,疯长的鲜红花朵在烈焰的灼烧下发出耀眼的红色光芒,茎叶被烧成灰烬,但是她却不肯后退半步。
  迷迭的身体向前倾,不知是想推开罂粟还是要拥抱她。又是一道闪电,被劈倒了小树挡在了我和花园之间,我看不见她们了。
  我时常会做出假设,假如雨水早降临一分钟,世界会不会变得不同。当暴风雨变成了毛毛细雨,我回到家,庆幸的是房子并没有被火灼烧的痕迹,令人悲伤的是花园被烧的面目全非,早已分不清地上的那些灰烬哪些是罂粟、哪些是迷迭。
  我将花园的土地翻了一遍,也算是埋葬她们了吧。
  如今,光阴流逝,我早已记不清这些事情是我的幻想还是真实发生的。不知为何,在那次火灾后,我再也无法在花园里培育出任何花朵,最终我只好任由那片花园自由发展,但是几十年过去了,它却连杂草都未曾生过。
  终于有一天,我将那片荒芜了的花园托付给了我的孩子。
  “如果想在那片花园里种花的话,试试种一半罂粟吧,至于另一半……
  “还是迷迭比较合适。”
  The End

评论(7)
热度(3)

© 郁萧子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