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娃娘一只,沉迷刀男深爱平安老刀
就这样丧心病狂直到世界末日

【原创】独眼俱乐部

妥协者——小不点
   
  
  
  
  
  我将要为学生们讲述的,是一个真实发生的故事。
  (1)
  人类在进化的过程中难免会误入歧途,当“是否完美”成为了定义价值的标准,最直观的肢体上的残缺就变成了无法被原谅的罪过。
  七岁那年因为感染而失去了一只眼睛的我正是生于这么一个病态年代,但是也正是因此,我才能亲眼目睹来自被歧视者的抗争。
  有压迫,必然就会有反抗。
  (2)
  小时候的我总是幻想,如果我生来就有肢体上的残疾,是不是就可以在孕检的时候就胎死腹中,不用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每当我提出这个问题,哥哥都会紧紧的抱住我,试图给我安慰,却不知道我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连他自己都在发抖。
  我想,他已经后悔戳瞎自己的那只眼睛了吧。
  但是后来,哥哥变了,他不再害怕,甚至从黑暗的角落里走出来和“独眼俱乐部”的同伴们一起站在全世界面前大声呵斥着那些让人习以为常的不公平。
  老大说过,若不想一直趴在地上就必须自己努力站起来……
  “那些挺直腰杆高高在上的人,哪会真的管脚下踩着的人的死活?”
  (3)
  哥哥每次和俱乐部的同伴一起出去之后,回来时身上都会带有淡淡的血腥味。
  他从来都不说,我也从来都不问,但是我知道“我们”——“独眼俱乐部”是怎样的存在。
  哥哥越来越喜欢摸我的头顶,有的时候甚至会用力向下按一按。我尖叫着躲开,大喊着“这样会长不高”之类的话语,最初的时候哥哥会笑着追上来,但是后来,他只是坐在那里淡淡的笑:
  “长不高多好啊,长高了的话你就需要用力支起那片压的人喘不过气的天空了。”
  我突然觉得哥哥累了。
  (4)
  那次集体活动依旧是我留下来看家,临走时,老大摸了摸我的头说:
  “还是小不点儿好啊~”
  我假装嫌弃的拍开他的手,老大挑了挑眉,抬手把我的头发揉乱成鸟窝才肯罢休。
  六个人出去了,回来的只有五个。
  (5)
  哥哥说,老大现在是所有残疾人心目中的守护神,如果他们不去救他,那么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媒体已经公布了老大处刑的时间,“独眼俱乐部”的同伴们一致认为无论如何都需要采取行动了,即便明知道这是死路一条,他们也要尝试抓住那最后一丝希望。
  “万一呢?”
  连我都知道,这只是他们在自欺欺人罢了。
  (6)
  故事的结局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包括哥哥在内,“独眼俱乐部”的同伴们一个都没有回来。我等了两天三夜,第三天早上,一个警察推开了俱乐部的门,把我带回了他家。
  如今,我已经成为了警校的一名老师,装着义眼戴着眼镜,伪装成没有任何残疾的普通人在这个无药可救的世界里苟延残喘。重新翻阅当年的档案,幻想着那血腥的作案现场,我才知道那场革命早已被真正的施暴者们定义为恐怖袭击。
  曾经流过的血,到了最后竟然毫无意义……
  (7)
  我走在教室外的走廊里,将那真实的故事改编成一个符合官方说辞的谎言。
  哥哥,你会怨我吧,毕竟长高后的我不但没能支起那片天,反而成了将那片沉重的天空压在弱者头上的人的帮凶。
  我试图回忆哥哥,但是浮现在脑海中的却是录像中老大上刑场的样子——
  昂首挺胸。
  “被不公平对待的同胞们,站起来!!!”

评论
热度(1)

© 郁萧子夜 | Powered by LOFTER